FANDOM


「從前從未在像梅滕海姆這樣貧瘠的一塊巖地上留下過這麼多血,這裡居住的人都是海盜和暴徒。」——巴克利征服者迭戈

他們的起源被確定是來自一座離潘德大陸很遠的火山,梅滕海姆是最棒的鐵匠。他們的船,被潘德人稱為「鐵甲艦」,甚至是一個令人驚奇的景象。就連諾多也敬畏於梅滕海姆對冶金學的理解。他們的步戰士兵身披他們生產的幾乎堅不可摧的重型板甲。他們的死神大劍可以像黃油一般撕裂最重的板甲。梅滕海姆不騎馬,有傳言說馬的臉總會使他們想起自己的妻子,儘管事實上這是由於梅滕海姆的地形不適合培養並維持一支騎兵力量。

他們也有騎士團,決死隊。由那些活著沒有多少意義的老人組成,他們揮舞著潘德大劍和死神大劍造成深刻的印象,他們的戰力毫不受年老力衰的影響。他們穿著沉重並且強大的梅滕海姆軍團重甲在遠程火力下保護自己直到他們接近他們的敵人。到達敵人那裡之後,他們可以用他們的巨大的劍一樣輕鬆地剁開步兵和馬匹。弗雷德里是一個傑出的成員,他是他們團唯一的倖存者,在經歷了海難和其餘部隊被拜蛇教屠殺後。

梅滕海姆的歷史 编辑

艾森伯格的歷史 编辑

沒有人知道火山島艾森伯格有人定居的確切時間。第一個有記錄的遭遇是艾森伯格已經作為主人舉辦一場小型貿易會了。屬於巴克斯帝國的船常常在到巴克利和潘德的旅行中在這座島補給。

潘德曆196年 - 這座島的真正潛力被沒有被意識到,直到潘德的菲爾茲威領主們在艾森伯格的山裡發現大量的鐵礦礦藏。這促使巴克斯帝國在這裡創建了一個永久的殖民地,通過皇家資金貸款。這逐漸成為了被命名為因澤賽特(IJzerstat)的首都。

潘德曆198年 - 潘德倒下的僅僅兩年後,已知的世界就陷入了混亂。巴克利和巴克斯帝國因試圖填補潘德的權力真空而向彼此開戰。對兩個強國來說艾森伯格是一個明顯的重要戰略目標。大量的鐵對巴克斯的軍事行動是至關重要的,而巴克利這很想通過這項資源使巴克斯陷入泥潭。因此,一系列的戰鬥在艾森伯格的土地上打響了。

潘德曆203年 - 巴克利最終將巴克斯拖入了一個僵局,他們之間簽署了一個停戰協議。這之後巴克斯將他的目光投向了飽受戰亂的潘德,決定好好使用他們的精銳部隊。一年後,在奧薩將軍(General Oasar)的指揮下開始了對潘德的入侵。

潘德曆204年 - 幾個月後,艾森伯格的殖民者發現巴克斯皇帝被暗殺了。一周後這裡的守備部隊被召回家鄉去鎮壓巴克斯本土上的一場正在進行的起義。

潘德曆205-214年 -幾年來,艾森伯格正在失去和帝國政府的聯繫並且逐漸成為自己的自治州。這一次,艾森伯格開放了邊境並允許自由移民,享受了一次爆炸性的經濟增長,因為大量的巴克斯和潘德的難民逃離到了這個安全的島上,並且在諸多礦井中找到了工作。巴克利的工匠也為了利用被開採的豐富的原材料而移居到了這裡。這些都對島嶼主要發展的冶金工業的迅速成長產生了貢獻。

潘德曆215年 - 不幸的是,凡斯凱瑞的掠劫者們在他們作為巴克斯帝國的僱傭兵被解雇後加快了他們的掠奪。一段時間後,他們發現了艾森伯格上賺錢的貿易,出於對更多為了他們對潘德突襲的武器和護甲的需求,他們開始了一連串的系統的掠劫。沒有常備軍的艾森伯格無力阻擋這些襲擊,當他們一看見凡斯凱瑞的船時,人們就得跑到礦井中躲藏起來。

艾森蒙塔納:巴克利的一個省 编辑

潘德曆216-219年 - 市民們對巴克利發出了一個外交提議,以貿易交易換取軍事保護。一支黎明騎士團的代表團很快就到了,凡斯凱瑞的攻擊也被阻止了,艾森伯格又一次成為了一個貿易中心。下一波來自巴克利的總督和官員到達了,這個島作為一個省被正式接受進了他們的帝國。巴克利很快發現他們正成為一股國際上的相對優勢力量,由於巴克斯和潘德的內部問題,她成為了唯一的區域性強國。

巴克利自己卻對國內的鬥爭完全無能為力,黎明騎士團和黃昏騎士團公然發動了相互的戰爭。由黎明騎士領導的“淨化行動”迅速在範圍和殘酷程度上擴大。儘管艾森伯格的人們在口頭上服從他們黎明騎士團的守備部隊,但他們並非沒有針對性的違反任何法律。最受尊敬的商人們中的一位由於販賣「消炎藥」而被處刑。為了報復艾森伯格的市民宣佈了一項針對黎明騎士團的禁令。作為對這個侮辱的回應,黎明騎士團決定執行阿絲塔莉婭的意志,他們被召回到巴克利集中力量對抗日益增長的黃昏騎士團的威脅。

潘德曆221-224年 - 又一次沒有守備部隊的艾森伯格人民請求巴克利政府許可他們徵召自己的軍隊。難以應付家裡的情況,並且對巴克斯日益增長的拜蛇教力量感到不安並無暇分身的國王同意了。

莫里斯·馮·梅滕海姆 编辑

潘德曆225-229 - 艾森伯格的市民提出了一個出口的防禦關稅,為創造他們自己的武裝力量提供資金。一個被稱作莫里斯·馮·梅滕海姆的才華橫溢的年輕商人被選舉去監督軍隊的創建。他是一個受到良好教育並且謹慎的人,決定基於古巴克斯帝國的重步兵戰術理論建立軍隊,並結合巴克利使用弩手的原則。這個島有很多丘陵並且易守難攻,但並不能支持馬匹,所以莫里斯放棄了任何保留一支騎兵力量的想法。取而代之的是,他用能將一個快速的騎手擊落下馬的雙手大劍武裝他軍隊的核心。知曉自己有著管理能力卻不能相信自己的戰場經驗,他招募了一個叫做沃爾夫岡的老僱傭兵首領作為他的戰場指揮官。

潘德曆230年 - 經過近五年的準備和訓練,阿茲·達哈卡終於把她的爪牙派遣到了艾森伯格。船隻一被發現,緊急信息就被發送到了巴克利,但兩個交戰中的騎士團正處於前所未有的衝突之中,所以他們無視了這個消息。因此,巴克利這方將不會有任何的援兵。莫里斯和他的新軍隊發現他們自己只能孤身對抗拜蛇教。由於缺乏木材,這個島並沒有海軍,而巴克利的艦隊正在運送黎明騎士團前往潘德。

最初的幾周是在一場貓和老鼠的遊戲中度過的,拜蛇教的軍隊試圖強行登陸但被擊退了。但最終他們還是成功登陸並在第一場重要的戰鬥中見到了那些缺乏經驗的艾森伯格士兵,由沃爾夫岡領導直面拜蛇教集結的軍隊。這場戰鬥是場災難,艾森伯格的部隊很快就潰敗了,莫里斯絕望地嘗試收攏他的部隊並阻止拜蛇教的前進。然而拜蛇教還是在預定的時間抵達了首都因澤賽特的城牆。一支由漁船組成的艦隊已經聚集了起來,島上的撤離也已經準備好了,然而,許多士兵不得不在其他人逃走時留下來保持陣線。莫里斯發表了他最慷慨激昂的演講,在那裡他稱呼這些志願者為「耀眼的光,命運最後的燈塔,並且將成為艾森伯格渺茫的希望」。整個軍隊都回應了他的號召,莫里斯選擇了親自上陣並準備了大量的試驗性的(後來被稱為革命性的)戰術。戰鬥開始了,莫里斯的軍隊採取了火力壓制,通過一排一排的射擊保持了一個持續射向敵人的狙擊,直到那些勇猛的劍士拉近到了足夠的距離去傾瀉他們的傷害。這是艾森伯格人民的第一次勝利,從那開始他們足以堅持了整整一年直到巴克利的支援抵達並一起擊敗了拜蛇教徒。

潘德曆232年 - 艾森伯格的人們對巴克利的遲遲介入感到暴怒,對獨立的喧囂也達到了一個新高度。人們轉向他們的新英雄莫里斯,但他並沒有保證反對巴克利,而是維持了一個表面的秩序。巴克利接下來強徵了一個戰爭稅去徵召更多的部隊對抗拜蛇教,然而艾森伯格的人們發現他們負擔了開銷的大部分。怒火再次爆發,而巴克利則擔心艾森伯格的部隊發動政變並命令他們移動到巴克利。然而,艾森伯格的人們看到的是貴族們為了保護珍貴的城堡和領土發動的一次驚慌失措的進攻。莫里斯去見了巴克利派來的新總督,作為一個中間人試圖組成一個交易去保持軍隊的和平,但他被以叛國罪逮捕。他被關了起來,準備海運到巴克利,而這時沃爾夫岡和由老兵為骨幹所組成的一支稱呼自己為決死隊的戰士釋放了他。莫里斯立刻號召人民,拒絕承認巴克利在艾森伯格的全部統治權力並同時控制了當地的政府。一周以後,巴克利王國接到了來自新國家梅滕海姆的正式獨立宣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