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NDOM


简介

造反農民是最弱的勢力,他們只會以集團軍出現,或因村莊任務失敗而聚集。這些造反的農民頂多只是低級民兵,或者是各大陣營的逃兵。然而,這群烏合之眾之所以有能力聚集,通常都要依靠他們背後實力強大的冒险者。有時他們崇拜的领袖-【喧鬧者】阿拉里克作为一个知名的烈狮逃兵会聚集这些人并另外吸引一些小贵族参加,在潘德特别烈狮境王国造成一定程度騷動。

评价

以下是布伦努斯公爵对这个小势力的评价:

“农民们整日无所事事,过着悠闲的生活,却不感恩给了他们美好生活的我们,而是举起反旗背叛领主。更可笑的是他们的反叛甚至连蚊子的叮咬也算不上,最孱弱的王国也能覆灭这支大军,最胆小的领主也敢对这群农民发起冲锋,唯一害怕他们的只有那些和他们一样坏地农民。

贵族的儿子永远是贵族,农夫的儿子永远是农夫,这很公平,不是吗?是我们给了他们土地,是我们管理着城市,是我们抵抗着敌人,那么什么也没有做的农民凭什么反抗呢?凭什么反抗这么善良的领主们呢?他们还总是犯懒,我免费把地给他们种,还只需要上交区区五成的粮食,他们却总是用今年收成不好的借口想免税;我稍稍不注意一点,就有贱种敢跑到城里酒馆请该死的冒险者回去杀几个小毛贼,宣称是本公爵不理政事;我仁慈的只从每户里抽走一两个男丁去光荣地抵抗外敌,这些杂种却要么逃跑要么投降,留下我自己被屈辱地俘虏。

贵族的血脉是上帝赐予的最高贵的血脉,而农民们都是从地狱转生来的该受诅咒的杂种。他们不能安安心心当农奴,三三两两逃跑,非要我亲自去把他们”请“回来不可;他们总是想逃掉已经最宽容的税收,甚至看我委托的征税官只带了几个随从时意图杀死他(那个征税官也是个该死的冒险者!);他们那些丑八怪女儿被我带走本是他们最大的荣幸,他们却竟然敢请那些冒险者杂种们来抢回去。简直是恶魔!

就是这些王国的吸血鬼们,愚昧地听信反贼阿拉里克地那套狗屁理论,竟敢拿起他们那几把破烂锄头,捡几块锅盖当盾牌,想杀死仁慈的贵族老爷,建立一个什么”人民的国度“,呸,那个反贼不过是个酒鬼!他表面上装作自己只是个举着火把锤头的普通农民,私底下却能拿出100000第纳尔来为自己付赎金,甚至他还有连我们都没有的珍贵的龙泪宝石!有这种我们,咳,那些贪婪的商人猪头也比不过的敛财手段,农民们竟然还相信他是个朴素的”农民领袖“!

总之,这群受诅咒的恶棍肯定会不得好死!好了,现在你最好滚开,我的侦察兵说那个宣称自己是所谓'预言之子'的傻X在五英里外驻扎,这次我一定要把这贱种那两条跑的飞快的腿给砍下来!”

以下是丽娃对该势力的评价:

“当我还是长河镇的贵族时,我听说过他们,虽然那个阿拉里克是个臭熏熏的酒鬼,但其他人还是挺不错的,不,我的意思是在酒馆听别人讲他们的传闻时,某些人给我的印象很好。虽然大贵族们非常痛恨他们,但我和其他一些小贵族们则不这样认为,他们在农民们在来往市集途中遭遇异端、乱军亦或一些我们中的败类,额,就是那些无赖贵族,还有坏的土匪时,会主动帮助他们,对于那些愿意留下的就让他们加入队伍,不愿意的就派几个人护送他们回村。

事实上,我也接受过他们的帮助,记得那次我和几个弟兄被十几个烈狮的骑····乱军骑兵包围,就是他们吓跑了那些杂种。那次我和阿拉里克以及其他人说了些话,并且跟着他们活动了一段时间——你懂的,那些乱军跑回去说自己是被我带人攻击的,把我污蔑成叛乱者,愚蠢的阿拉马公爵听信谣言因而剥夺了我的贵族身份并对我进行通缉,于是我只好躲在他们的队伍中。可惜好景不长,当我们抓住烈狮元帅带着集团军前往帝国这个好时机计划一场大起义时,狡猾的乌尔里克国王悄悄带着大军埋伏在烈狮城中,趁着我们在郊外游说穷苦人民时突然发动袭击,将所有人都冲散了,我混在一堆尸体中才逃过一劫。到了晚上,我悄悄站起来,发现周围都是兄弟们的尸体。所以,我发誓,一定要向乌尔里克国王以及烈狮境王国复仇,虽然我的父母是烈狮贵族,但现在他们已经去世,我和这个国家再也没有任何联系了,只有仇恨。”

军队

这个势力仅有两个军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