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NDOM


龍淚寶石,字面意思就是龍之淚,潘德這片土地之上最為稀有且最為實用的物品之一。雖然難以獲取,但他會是你在征途上能獲得的最有價值的寶物。
龍淚寶石

龍淚寶石(Qualis Gems)(3.7 - 3.8)

獲得方法

一共有5種方法獲得龍淚寶石:

  • 有一顆可以在長歌港的隱藏寶箱中找到。不管有無旅行者告訴你關於隱藏寶箱的情報,龍淚寶石始終會在那裏。
  • 有一顆可以在紅色兄弟會藏身處找到。旅行者偶爾會出售價值200元的藏寶地圖。地圖上的確可能同時問出複數的藏身處,但僅有在第一次時的寶箱中才會有龍淚寶石。寶箱的位置會在山洞的洞口。雖然你應當殲滅這藏身處中的所有敵人,但在敵人全滅之前,你還是可以打開這寶箱的,不過先殲滅敵人再拿獎勵可以減少失誤被擊倒的狀況。
  • 更常見的是,你會在征途中遇到許多的特殊英雄,他們會是龍淚寶石的主要來源。你得俘虜領軍的英雄NPC(俘虜管理技能會有幫助的),然後和俘虜對話,他會提供許多選項來換取你饒他一命,其中就包含龍淚寶石1顆。
  • 當你能進入艾拉克萊時,你能在每個月的前4天參加諾多舉辦的競技大賽。其中冠軍獎品有20%的機率是龍淚寶石1顆。
  • 【吞噬者】艾格雷姆三先知無法被俘虜,但還是會進行判定。在打敗他們第2次之後,只要判定成功,你能得到顆龍淚寶石(第一次打敗他們獲得的是騎士團裝備解鎖,具體請看這裡)。

用途

龍淚寶石有著許多的功能:There are also numerous things you can do once you've acquired a Qualis Gem:

  • 當你被諾多接受時(關係達到10或以上),你能用1顆寶時來永久開啟奎格芬的商店,在整場遊戲中不必再重複開啟了。
  • 你也可以用寶石藉著奎格芬來招募諾多部隊。不過你得先花費寶時才能看到這次能雇傭的士兵種類;每次都會有3個選項可選。當你能進入艾拉克萊時,你能用同等代價在城堡中向阿蘭朵雇傭更多的士兵。兩人都會在你有諾多商品時提供更多的兵力。詳情請看諾多商品頁面。
  • 你能用龍淚寶石來賭兵。這是個[彩蛋]]。和任何城市的市長說話,接個任務,然後回頭問他“如果我無法完成任務怎麼辦?”他會問你有沒有興趣打個賭,接著說明詳情。和他賭博有機率損失一顆寶石。如果你選擇“是”後沒發生(損失寶石)這件憾事,那你就賭贏了。在離開城市後會有些強大的士兵加入隊伍中。連贏2次後,第3次無論如何都會損失寶石。你能由此方式獲得強力的士兵,包含但不僅限於:諾多暮光騎士預兆搜尋者探險女英雄等。如果你對結果不滿(失去寶石或得到不想要的部隊),能讀檔再來一次,結果是會改變的。
  • 有許多騎士團的建立是需要龍淚寶石的,比方說:烏木護手銀霧天蠍暗影鳳凰克拉肯獅鷲。更多資訊請參考這裡
  • 要建立自建騎士團時也需要。一開始他們的裝備既脆弱又不可靠,但他們成長的潛力是無窮的。玩家能訓練他們並替他們準備新的裝備,意味著只要有足夠的時間與金錢支援,他們是有潛力能超越甚至是諾多這樣的戰力。每個騎士團禮堂的建立都需要一顆龍淚寶石
  • 迪基特的芬尼斯,一個潘德書商,能讓你用龍淚寶石交換他特製的藥,這些藥能加強你的屬性。阿克隆不老藥能提升你的力量敏捷魅力各兩點,並強化武器熟練度。思源城魔藥提升你的智力2點。暮光之塵隨機強化你同伴的屬性;一、增加2點力量敏捷魅力或二、2點智力或三、40武器熟練度給你每個同伴。任何類型的藥在使用3次之後效果都會減半。還有,芬妮絲的藥是無限量供應的。
  • 蘭道夫修士,另一個書商,能告訴你阿爾-阿齊茲的隱藏礦坑的位置,代價是一顆龍淚寶石。
  • 找到隱藏礦坑之後,你能用寶時來換強大的符印武器。帶上寶石、符印武器和葡萄酒,你能把符印武器強化為藍寶石、紅寶石或翡翠武器,這三類的強化能讓武器飛躍性的成長。
  • 玩家也能帶著神奇符印板甲、龍淚寶石和葡萄酒來到礦坑強化,和武器一樣,有為藍寶石紅寶石翡翠三類強化可選。

龍淚寶石的起源

風暴猛烈地拍擊著城堡的石牆。

雷聲在陰暗的走廊中沉悶地迴響,搖曳的影子舞過粗糙的石牆,為閃爍的火把無聲的伴奏。

阿爾西雅獨坐在水池旁,裹著精美的羊毛圍巾來躲避濕寒。

“我已經聽到你了,庫阿利斯(Qualis)”,她淡淡的說著,並把頭轉向光照無法觸及的高椽深處。

她頭上龍翼的呼呼作響表示著一隻小龍的降臨,它降落在她的身旁,用鋒利的彎爪刮擦著地板。

“你為什麼還不休息?”庫阿利斯刺耳的聲音傳來。

“暴風雨讓我無法入睡,它讓我想起來失去父親,哥哥與自我的那晚。”阿爾西雅說著,又把目光從小龍身上轉到了平靜的池水中。

小龍沉默地注視著她,而她的思緒已經飄往過去的記憶中,獻祭的痛苦依然清晰,回想到她放棄的一切,一滴淚水流下了她的臉頰。

小龍對她的悲傷感到迷惘,雖然它與這個女精靈居住在一起很多年了,對它來說她依然是個謎。它無法理解她與她的族人之間的紐帶,特別是與她那無法割捨的孿生哥哥之間的連結,它能理解它自己的種族間鬆散的關係,捕獵的愛好以及以20年為周期,在冬天的求偶行為,但是卻無法理解阿爾西雅的行為。它不止一次猜想她是否是有心理缺陷或是得了某種精神上的疾病。

它感受到了思想中有某種熟悉的觸感,某種溫柔的知覺轉換,它知道了神諭再次寄宿到了它的意識上。很久之前它就抗拒過這種心靈的闖入者,數世紀以來它一直在與這種佔有相抗爭,卻終是徒勞,失敗的抗爭最終是增加它自己的負擔,於是它發現好好配合對雙方都有利。

現在,出於習慣,它只是單純的自我放鬆並淡出意識。

“阿爾西雅,你看起來很痛苦。”神諭者通過庫阿利斯刺耳的聲音說著。

神諭無預警地接管了小龍的身體,阿爾西雅像往常一樣開始回覆,“是的,我覺得是,風暴讓我回想起悲傷的記憶。”

“我知道這對你來說依然是個艱困的決定,但是這個選擇是你自願的。然而至今可憐的庫阿利斯依然無法理解這個,並為你的悲傷感到手足無措。”神諭者說。

她的意識感覺到了溫暖熟悉的感覺,神諭進入了她的知覺,周圍的房間開始淡去,而她漸漸地滑向黑暗。

當她再次睜開雙眼時已經是早上了,風暴已然遠去,明亮的日光驅散了大廳火炬投下的陰影。空氣聞起來清新潔淨,這表示仍下著綿綿細雨。

庫阿利斯收起翅膀前臂放在膝蓋上,睡著在了滿是翡翠般閃爍的寶石當中。“我現在要釋放庫阿利斯了,請溫柔對待它,現在它深深地苦惱著。”神諭說。

阿爾西雅看著神諭附身的庫阿利斯困惑的說著:“它為什麼會苦惱?以及這些東西是什麼?”說著她指向了像雨滴一樣散落在房間中那堆閃閃發光的寶石。

“我讓庫阿利斯感受到了你的悲慟,阿爾西雅。普通的龍,甚至是比較聰明的水龍,都是無法感受精靈的情感的。它們的需求很單純,缺少像你們族人一樣的情感表達。這些寶石是庫阿利斯體會到了你的痛苦時揮灑下的淚水。”

阿爾西雅依舊困惑著說:“龍是不會感受到悲傷的,也無法流淚!”

“不會與不能有天壤之別,親愛的。至少昨晚,這條小龍做到了。當庫阿利斯更加清醒時它毫無疑問會生悶氣,所以請收起這些散落的寶石,我相信某一天這些東西一定會派上用場。”